二维码

当前位置:

首页 民革人物 党员园地 查看内容

蒋耘晨:遇见崇左

2018-8-20 14:1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20| 评论: 0|来自: 民革中央

摘要: 遇见崇左,她的美,她的媚,她的婀娜灵秀,有谁不想拥有? 她是大自然的杰作,天生地就,可遇不可求。即然遇见,即然开始,便是生命中注定的缘。其实在欣赏她文化底蕴的同时,用平凡的心,去触摸她千古风韵,读懂她 ...

遇见崇左,她的美,她的媚,她的婀娜灵秀,有谁不想拥有? 她是大自然的杰作,天生地就,可遇不可求。即然遇见,即然开始,便是生命中注定的缘。其实在欣赏她文化底蕴的同时,用平凡的心,去触摸她千古风韵,读懂她真实的可贵,便也安心了这场相遇。各种擦肩都是生命中的体验和经历,众里寻求千百度,跨山越海的赶来,崇左成为了我生命中的必然。

遇见崇左,才体会世外桃源,左江流域的美,即使用文字细细的抒情,也要象刘三姐的山歌,唱不完赞不尽。宏观描述,微观雕琢,在快节奏的阅读时代,虽说已是酒酣歌兴小月残,过往鸿儒壮乡情,但还是配合着我的镜头,以画面语言用心感受。

遇见崇左,先从那满枝精华天地取,红棉含露鸟初啼的景象开始。木棉花是崇左的市花,被称为英雄花,扁桃树是崇左的市树。从花木开始来认识多情崇左,在斑斓若锦的群花中,你一定会对木棉花倾情。

木棉树高大魁梧,枝干强劲、曲婉婷秀、落落大方,硕大如杯的花形,红得稳重、庄严、纯正,厚美坚硕的花瓣,花开而无叶,有叶而无花,很美、很悲、很傲、很纯情!花儿红的奔放而热烈,不用一片绿叶衬托,美丽中带着一丝霸气!不像牡丹那样红得娇媚,她高高在上能把天际染成通红一片。即便掉落其花也依然挺秀透红,绝不脱色,无染风尘,王者风范,她象爱情般高贵,圣洁,由内而外地散发出特质的美。

传说木棉是壮族始祖神布洛陀的战士,在与敌人战斗时,它们手执火把,英勇顽强,就连牺牲时也都战立着,变成了满身红花的木棉树,木棉树成为壮族的崇拜。

我站在树下捡起一朵朵飘落的木棉花瓣,把她们排列,围成心形,这象是一种无意识的仪式,却又有强烈的仪式感,这每朵五片润红曲线优雅的花瓣,包围一束绵细似针的金黄色花蕊,收束于紧实的花托,红出了热情,润出了芬芳,透出了无私的奉献,我默默的为她赋诗为赞。

晨曦初染露相邀,

俯看春风雕碧桃。

无需绿衬枝满红,

花中英雄品自高。

遇见的不是路过,不是过客,有一天,我们一起相约去看木棉花,她的花语是:珍惜身边的人,珍惜身边的幸福……

遇见崇左,花木有情人有义。

遇见崇左,才知道世间可以没有春天和冬天。这里四季常青,夏华秋实。.这里没有春寒料峭,也没有冬雪的刺骨。满目皆是繁花似锦,绿水青山,大地如同染满了颜色的画布,连吃的都是用植物染成的五彩稻米。经过严冬才会盼望春天,经历土地荒泽时才会舒发春天的嫩绿。春天的万物复苏、绽放生命,代表着希望的开始,北方的白雪,南国的花海, 成为文人骚客无病之吟.。在崇左,春天是多余的,谷雨已过,你依然会看到半树落叶半树生的自然奇象。季节的轮回,已成为自然的和谐,树在落叶中又长出了新芽,花在开放时果实己显现。书中仙境不过如此,神仙居所也是没有春冬的热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里有的两个季节,叫旱季和雨季。丰沛的雨量造就了德天瀑布的亚洲第一美称,有了水稻从壮乡向外传播的事实。有了养育骆越民族的壮美左江,而花山岩画构成了左江流域浩瀚的历史长卷。尤其是古朴而粗旷的造型及宏大的气势,在古代岩画艺术殿堂中独树一帜,图案被刻在左江绵延100多公里的岩壁上,被称为岩壁上的自然博物馆,三千年的花山岩画之谜,集民族艺术形式、绘制工艺及审美情趣为一体的美轮美奂。生活化特色是古代岩画历史上的罕见精品,成为世界历史文化景观遗产,这也是为什么要用文字形成画面感后,还要用镜头语言来讲述。

遇见崇左,壮族朋友激情奔放,坚韧不拔。壮族民间流传“九牛爬坡,个个出力“。他们和睦相处,自觉自愿,埋头苦干、负重拓荒。 来此怎么不会被这种精神所感染?苦干实干这也是崇左精神。

遇见崇左,行走在亚热带的祖国南疆,这里是骆越民族世代生活居住的地方,木棉花开放的地方。在电视剧《花千骨》选择的拍摄外场地中神仙不二住地,是壮族土司文化的传承地。感受喀斯特地貌风情,山水叠翠;呼吸着八桂纯甜的空气, 果肥蔗甘;闻听花香鸟语,感受风月无边。彩色的金蝉在树上欢唱,发出的近似小鸟一般鸣叫,珍稀国宝白头叶猴在其领地自由嬉戏,萤火虫在夜幕中,眨着迷人的眼睛,象天空的银河,流动着来到凡间。这种生态如仙境般迷人,让人感叹世间的美妙,而挥去心中的全部寂廖。

遇见崇左,农历三月三作为壮族最重要最盛大的先祖祭拜日。放假五天,壮族兄弟们不问路程只看时间,即使远隔重洋也要在这天悉数到家拜山祭祖。我在宁明花山参加三月三骆越根祖祭祀大典,向骆越王进行了祭拜,净手上台点燃高香,把最真的祝愿,在左江之畔,在有三千年古老文明历史的宁明花山岩画的见证下。从钻木取出的自然之火中燃香祈祝,为在场的上千骆越子孙后代,为这片热土上生活的人们,为五谷丰登、为风调雨顺、为民和事兴而祈福。香烟缭绕,丝丝缕缕。歌舞号角,旌旗飘飘,盛装而舞,祭拜先祖。放生还愿,往生极乐。这是仪式的最后一个环节,我把已准备好的一盆鱼小心翼翼地倒入了江中。看着鱼儿翻腾竟相扑入左江,自由的摇动鳍尾,穿入江中。传说佛祖的前世也是一条放生的鱼。谁为今生?谁为来世?即得今生,就应活出自己的辉煌。

遇见崇左,绣球的福气会抛向你。这里山水壮锦,这里惠风和畅。这里制舟稼稻,这里修德维纲,这里民风纯朴,这里娆媚交灵。这里花山苍古,这里人杰地灵,这里木棉红透,这里名关雄立,这里一带一路,这里东盟通道。

这里有你梦中的诗和远方……

(作者为民革北京市委会秘书长、崇左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