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当前位置:

首页 民革人物 党员风采 查看内容

民革党员王玮:“将心比心是我的医者心”

2018-7-11 14:2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64| 评论: 0|来自: 民革中央网站

摘要: 王玮(右一)在病房巡诊。 单位同事聊起王玮,总结了两个“异常”:对科研异常认真,对工作异常负责。对于这样的评价,王玮笑了笑,“‘小鸭尚知反哺易,赤子常怀报国心’,我们这代人是从苦日子里长大的,对百姓的 ...

王玮(右一)在病房巡诊。

单位同事聊起王玮,总结了两个“异常”:对科研异常认真,对工作异常负责。对于这样的评价,王玮笑了笑,“‘小鸭尚知反哺易,赤子常怀报国心’,我们这代人是从苦日子里长大的,对百姓的辛苦深有体会,所以就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报效国家、救死扶伤、改善百姓的生活。”他说。

那句“替我活下去”让我至今难忘

医者父母心。王玮谈到一个难忘的病例:一个23岁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在单位体检时检查出了尿毒症,为了让她从透析中解脱出来,父母都愿意把自己的肾脏捐给女儿,但考虑到父亲是家庭的顶梁柱,所以决定捐献母亲的肾脏。然而在检查时,意外发现母亲肺部的结节影。而后经过检查确定母亲已是乳腺癌晚期。“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这是巨大的灾难,这位母亲说:‘此生的希望就是能够看到女儿重获健康,替我活下去。’我当时非常感动,就想着一定要让他们的女儿重获新生。”王玮说。经过慎重考虑,他们决定将父亲的肾脏移植给女儿。幸运的是,手术非常顺利,王玮激动不已。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所以我经常告诉自己,一定要把他们的病治好,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他们。”把解除病人的病痛放在第一位,是王玮作为医者的拳拳之心。

在肾脏移植手术中,说到烟曲霉菌肺炎,总是让人不寒而栗,因为它是肾移植手术后非常严重的并发症,死亡率极高,治疗费用也昂贵。“即使换上完好的肾脏,可能短短几天时间,病人的生命就会因为感染而陷入危险。而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的不可控性。病人在术后因抗排斥药物导致身体免疫力降低,个别患者就容易出现烟曲霉菌的感染。”王玮说。而为了攻克烟曲霉菌肺炎,王玮的深入研究从未停止。他在国内率先应用普通二性霉素B进行治疗,不仅多次成功挽救肾移植患者生命,还极大地节省了患者的医疗费用。此外,作为目前提倡的精准医学的一个重点研究方向,也是当今国际药物应用领域的前沿性研究,在基因多态性与肾移植后免疫抑制剂的个体化应用相关课题上,王玮也积极探索。在全国器官移植学术会议他进行了大会发言,在世界器官移植学术会议进行了会议交流,得到同行专家的好评,其结果也已在相关杂志上发表。

谈到从医经历,王玮作为首都医科大学优秀毕业生,一毕业便被分配到北京朝阳医院,20年的临床工作,独立完成约800例、参与近1200例肾移植手术,使1年人肾存活率均达到95%以上。他是肾移植专业组的主力专家,积极参加各种医学新进展、新技术的学术交流,跟踪国际肾移植领域的最新动态,优化诊疗方案,对自身医术精益求精。

肾移植界的“歌王”

“我从小就喜欢唱歌,高中的时候就喜欢模仿粤语发音演唱《朋友》。”在王玮还是个年轻大夫的时候,一次全国性的肾移植大会上他演唱了这首歌,台上的他表现松弛,赢得了阵阵掌声。这不仅让一些医生误以为他是地道的广东人,在全国的肾移植界,他也变得小有名气。生活中的王玮还喜欢踢足球,“足球是一种团队运动,不仅能让我认识到更多纯粹的球友,更能通过运动释放工作的压力。”王玮说,医生的职业很特殊,而作为一名肾移植医生,王玮经常上午做手术,下午出门诊看50多个移植的随访病人,晚上有移植供体了,还要再做移植手术,心里时刻装着事,有时需要连轴转。

既然有苦也有甜,为什么会想要做一名医生?这与王玮儿时的经历有关。

在王玮上中学时,曾经因为淘气,玩耍时踢到一块玻璃板,脚踝受伤,进行缝针处理。几天后他仍觉得疼痛,便回到医院检查,发现医生处理外伤的当天,只是简单地进行了伤口的止血和缝合,因为缺少相关检查,导致脚踝伤口处深部残留了玻璃碎片。经过2次住院才最终治好了脚踝。“当时我也暗暗下决心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要用最合理最佳的处理方式去帮助病人。”王玮说。

王玮实现理想成为一名医生,并在从医之路上持续精耕。2016年前往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进行博士后深造,从事有关预防和治疗缺血再灌注损失和移植肾慢性排斥反应方面的研究。“可能经过100个科学实验,最终才能有1个实验成果有利于医学和人类社会的发展,可这就是成功。”王玮说,做科研有时是兴趣使然,目的要纯粹,态度要严谨,这是他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学习交流时最深的感触。

在学生眼里,王玮是他们医学道路的领路人。王玮经常隔段时间就召集学生,布置学习任务、组织讨论交流。“王老师曾重病卧床却坚持为我修改论文,生怕因为第二天的手术耽误我论文的完成,我真的非常感动。”他的学生说。而王玮认为,学生是奔着你来的,就像你的孩子,所以即使再累也要对学生负责。“我会和他们说,做医生很辛苦,但是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要做到最好,这是对自己的交代,也是为病人负责。”王玮说。2013年王玮被评为北京朝阳医院优秀教师。

尽心履职 体会真正的归属感

“王大夫,今天值班?”经常有患者这样问他。“我是专门来看你的,身体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吗?”王玮会笑着回应。这是他周末的“日常对话”,因为即使是休息日,王玮也常去医院查房。“看到病人没什么大事让我很放心,医生负责的态度,也能让病人心里更踏实。”王玮说。

王玮医生对于病人心中的问号,都能够舌绽莲花般地解答。一次,王玮对一个病人讲用药剂量,细心的王玮发现病人似乎“云里雾里”,于是他便动起笔来,通过简笔绘画的方式,一遍遍耐心地给病人讲解,病人便豁然开朗。“病人的理解能力是不同的,况且听到自己得病的消息,都会如同晴天霹雳,脑袋一时转不过来,这时候你可以把他当成一个小朋友,尽可能用他能理解的方式去解释。“王玮说。

在医院里会遇到这种情况,病人有时身体不适需要挂好几个科的门诊,但可能只是开点药就能解决的小毛病,社区医院就能看好,但一定要到大医院“折腾”,在医院里忙于排队、费时费力。

“这种情况有时也会让医生疲惫不堪,还可能酝酿医患矛盾。”王玮认为,分级诊疗可以进一步探索,具有不断的完善空间。

2015年,王玮提交了《关于分级诊疗的相关建议》的提案。从2013年成为一名民革党员开始,王玮不仅在专业技术领域深耕,为国家医疗事业发展献计出力,同时积极履行民革党员的光荣职责,努力为百姓带来真正的实惠。

“加入到民革这个大家庭,不仅让我有一种归属感,对我来说,也能够为及时反映工作中发现的问题拓宽建言献策的渠道。”王玮笑着说。

对待党派工作,他也总是尽心尽力去做。“我愿意去农村、进社区义诊,哪怕再忙,看到他们无比信任的目光,我从心底感动,也更加觉得身上的担子很重。几年来,王玮坚持从繁忙的医务工作中挤出时间参加民革朝阳区委会组织的各项社会服务活动,通过组织党员专家到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街道、社区远郊区县开展义务医疗咨询服务,健康讲座,为群众排忧解难,送去暖暖爱心。

王玮希望有更多优秀的成员能够加入到民革的大家庭,薪火相传民革精神,共同谱写激扬深邃的多党合作事业的交响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