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当前位置:

首页 联谊会 孙中山思想研究会 查看内容

孙中山的港口经济规划及启示

2011-9-23 11: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53| 评论: 0|来自: 《团结》杂志

摘要: 孙中山的港口经济规划及启示程 萍在近代实学思潮影响下,孙中山在他的鸿篇巨著《实业计划》中,系统地提出了中国港口经济规划,希望国际社会共同来发展中国实业,建设以北方、东方、南方三大港口为核心的陆地—海洋 ...

孙中山的港口经济规划及启示

程 萍

在近代实学思潮影响下,孙中山在他的鸿篇巨著《实业计划》中,系统地提出了中国港口经济规划,希望国际社会共同来发展中国实业,建设以北方、东方、南方三大港口为核心的陆地—海洋交通网络系统。其规划具有国际比较性、系统关联性、科学性、和谐性等特征,对当今中国的交通建设、区域经济建设、区域经济的制度建设以及国家海洋战略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孙中山提出港口经济规划的背景及内容

孙中山之所以能提出以港口建设拉动全面的实业经济这一计划,与他“天下为公”的胸怀和视野分不开,也与他为“振兴中华”辛劳奔波的人生阅历分不开。孙中山常年为民主革命、民族复兴奔走海内外,经常乘船跨越大洋,往返世界各大港口之间,在南洋群岛、欧美大陆以及东亚各国留下了足迹。孙中山的旅行多靠轮船,他4次横渡太平洋,4次横渡印度洋,6次横渡大西洋,7次到檀香山,4次到美国本土,4次到英、法,l0余次到日本等等,其总航程相当于绕地球5周。

正是孙中山有了面向世界的眼光和面对海洋的开阔视野,才能从全球维度考虑中国建设当从何处着手。今天的上海孙中山故居所藏《中国铁路图》中,就有孙中山用毛笔在图中勾画的他所设想的全国铁路干线建设规划,以及“于中国中部、北部、南部各建一大洋港口”的开发计划。

《实业计划》可视为孙中山面向国际资本勾勒的“实业投资图”或者“投资说明书”,其中港口经济规划就是为中国实业建设找到“港口”这一载体:在中国北部、中部、南部,依次开辟3个具有世界水平的大海港,4个一等港,9个二等港及15个渔业港,组成海运体系,“平均每海岸线百英里,而得一港”。与之配套的陆路、内河交通规划则是:建设中央,扩张西北、东北、东南、西南、高原等六大铁路系统;以三大海港和六大铁路系统为基础,改良长江、整治黄河、改良广州水系,疏浚和开掘运河,并修筑遍及全国100万英里的公路网。这些交通线路将全国沿海港口与内地工业区、农业区、重要原料产地、工业城市、边疆地区和国家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连接起来,使沿海港口成为中国与世界经济合作和交流的枢纽。

孙中山从港口腹地及其经济资源条件出发,认为中国必须选定在渤海直隶湾、东海江浙沿岸和靠近南海北端的广州,作为上述三大港址的选择地段或地点,然后再对北方、东方、南方三大港的具体地址进行逐个论证。三大港口的主体部分包括:“北方大港”是第一计划之“中枢”,“东方大港”是“第二计划中心”,“南方大港”是“第三计划主要之点”。

孙中山港口经济规划的主要特征

在孙中山的港口经济规划中,“港口”实际上设计成为中国走向世界的桥头堡,无论从海港规划的规模还是从面向海洋的布局、区域位置,都是“港口群”的系统规划。其规划以点连轴,以轴带面,辅以交通网络,通过单一港口牵引区域发展;通过对外开放、投资和贸易,把内陆经济和世界经济密切联系起来;通过港口组合,实现区域合作分工,突破地方利益,面向全球提高国际竞争力。他的规划设计理念具有以下几个特征:

一是国际比较性。孙中山规划北方大港为中国第一大商港,主要依据就是北方大港与纽约港存在经济、地理位置的可比性:首先,北方大港选址地的西南为直隶、山西两省和黄河流域,人口众多,约1亿;其次,此地西北为热河特别区域及蒙古游牧场之原,土旷人稀,有开发的腹地;其三,以直隶生齿之繁,山西矿源之富,必赖此港为其唯一输出口;其四,如果将来多伦诺尔(今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库伦(今蒙古首都乌兰巴托)间铁路完成,与西伯利亚铁路连通,则中央西伯利亚一带皆视为最近之海港,必将成为欧亚路线之终点,其供给分配区域,比纽约还大。南方大港的规划中,孙中山也注意和当时的维多利亚港等作比较,增加其设计的说服力。

二是系统关联性。孙中山科学地处理了港口作为航运交通枢纽、工业加工和装备制造基地以及物流、人流集散地与其他交通系统的关联性,全面定位港口与海洋、陆地交通、生产的战略关系。他把交通运输系统和资源开发、工业发展、人口迁移、商业贸易、社会交往复合为一体,聚焦大规模海港建设,作为连接铁路的龙头,从而发挥港口作为陆地—海洋系统交流的载体作用。

三是科学性。孙中山在选址构想上提出“兹拟建筑不封冻之深水大港于直隶湾中。中国该部必需此港,国人宿昔感之,无时或忘”。“兹所计划之港,为大沽口、秦皇岛两地之中途,青河、滦河两口之间,沿大沽口、秦皇岛间海岸岬角上”,“远胜秦皇、葫芦两岛”,“该地为直隶湾中最近深水之一点”。在他为北方大港设计的四张图纸中,第一张就清楚地标明了该港的位置就是唐山地区乐亭县南部沿海,即今京唐港区所在地。由此可见,孙中山的建港规划并非主观想象,而是非常科学、准确。

四是和谐性。首先是生产与环境的和谐。孙中山精心绘制的北方大港全景图将港口船埠区划分为内港区、出海口、灯塔区、淡水加注区等,在都市生活区中设置了小船停靠港区,既可以从这里驶向外海,又可以进入市区,是连接海洋与市区的唯一停泊地;规划的工业制造区不仅有船舶工厂,还包括修理厂和制造厂;邻近的海中岛屿被设计为风景旅游区,岛与岛以桥梁连接,可作为夏季避暑区。

其次是与区域发展的平衡和谐。孙中山在谋划北方大港建设时,非常注意各类型运输方式的综合配套,以避免互成瓶颈。对于水运、铁路、公路等不同运输方式,提出了发挥各自优势,因地制宜的布局,使之相互补充,达到平衡发展。

再次是追求资本投资的和谐性。孙中山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刚结束时制定《实业计划》,具有其善良的用心。那就是——用贸易取代战争,用投资竞争取代瓜分掠夺,争取基本的国际正义,设想通过中国各项建设并举,为国际上开辟广大市场。“凡诸战争机器,可变成和平器具,以开发中国潜在地中之富。”“则中国不特可为各国余货销纳之地,实可为吸收经济之大洋海。”“不论在中国抑在全世界,所谓竞争、所谓商战者,可永不复见也矣。”“吾更欲以国际共助中国之发展,以免将来之贸易战争。则将来战争之最大原因,庶可从根本绝去矣。”

孙中山港口经济规划对东南沿海经济发展的启示

港口经济规划包含了孙中山对国家富强、独立、统一的追求,对和平、财富、仁爱的追求,对国家统一的区域制度建设的追求,具有其深远的现实意义和有益的启迪。

孙中山港口经济规划着眼于海洋权益,与以海兴国规划紧密相结合。由于《实业计划》是希望国际共同建设实业,希望外资参与投资建设,自然不会在其中明示其海港建设的海防战略规划,但他要把港口作为国家走向海洋的基本依托是长期军事、政治观察的必然选择。港口是海运航线的出发点和终止点,是发展海运业、海洋渔业以及通商贸易必不可少的陆岸条件。孙中山建设港口群,可谓言在此而意在彼:试图通过港口建设为中国维护海权、巩固海防提供坚实的陆岸支持基地,实现海洋权益、海权、海防一体化建设目标,全面考虑海运业、造船、海洋资源,并且通过国际投资,形成共同利益,打破列强封锁的经济外交意图。

孙中山港口经济规划企图通过物质基础的区域建设,形成国家统一的区域制度建设。孙中山早在辞去临时大总统之后不久,即意识到政权建设与经济建设的关系:“民国大局,此时无论何人执政,皆不能大有设施。盖内力日渴,外患日逼,断非一时所能解决。若只从政治方面下药,必至日弄日纷,每况愈下而已。必先从根本下手,发展物力,使民生充裕,国势不摇,而政治乃能活动。弟刻欲舍政事,而专心致志于铁路之建筑。”所以,在孙中山三大港口建设的蓝图中,后人看到的不仅是具有经济意义的港口群的区域规划,而且还具有区域制度的建设,对当前我国进行的三大经济圈的建设以及海西经济区等建设有着深远的启发意义。

首先,对泛珠三角经济圈的发展影响深远。在孙中山“改良广州为一世界港”的计划中,就有与泛珠三角经济圈相近的规划。如孙中山提出:改良广州水路系统,包括广州河汊、西江、北江、东江;以南方大港为枢纽,建设西南铁路系统;建设沿海商埠及渔业港;创立造船厂等等。这些建设目的就是物流畅通,便利交通贸易,促进地域融合。从他的实业规划图中,直观地体现出生产力发展引起生产关系变革的规律,在“南方大港”名义下的港口群链,随着其交通、运输、工业、商业等经济、物质系统的协调运行,将形成特定区域秩序。而今天的泛珠三角经济圈,既包括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如广东、福建和港澳,更囊括了大片欠发达的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西部地区。构建泛珠三角经济圈,其意义在于以先进发达的城市和地区为龙头,通过科学有效的区域分工、协同,实现区域社会整体的和谐发展,在区域分工与合作中,发展区域民主,发展地方共同治理的执政能力。

其次,对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启示作用巨大。海峡西岸经济区以福建为主体涵盖浙江、广东、江西3省的部分地区,正好包括了孙中山“4个二等海港”中的福州和“9个三等港”中的温州、汕头、厦门。孙中山早就注意到:“厦门有深广且良好之港面,管有相当之腹地,跨福建、江西两省之南部,富于煤铁矿产。此港经营对马来群岛及南亚细亚半岛之频繁贸易,所有南洋诸岛,安南、缅甸、罗、马来各邦之华侨大抵来自厦门附近,故厦门与南洋之间载客业之极盛。如铁路已经发展,穿入腹地煤铁矿区,则厦门必开发而为比现在更大的海港。吾意须由此港面之西方建新式商埠,以为江西、福建南部丰富矿区之一出口。此港应施以新式设备,使能联陆海两面之运输以为一气。”

显然,在和平与发展的现在,把孙中山构想中的“厦门港”作为图标,放在海峡西岸经济区和泛珠三角经济圈以及南方大港口群链中,通过这个港口看到的将是:海峡西岸经济区通过实施项目带动战略,推进与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的产业、市场、基础设施对接,提升与台港澳合作水平,全面构筑对外开放、对内联接、山区海洋协作三条通道,由此形成以规模产业群为物质依托、以港口群城市群为制度文明载体、以服务祖国统一大业为平台的海峡西岸制度创新区域。

所以说,孙中山不愧是中国港口规划第一人,也不愧是中国陆基—海洋战略构想第一人。港口经济作为对内对外的双向型经济,在一国经济的发展中占有至关重要的地位。值此纪念辛亥革命百年之际,在缅怀中山先生丰功伟绩的同时,面对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大趋势,我们应充分认识到港口经济在经济发展战略中的重要地位,积极参与世界经济的分工与合作,全面提高国家与地区的国际竞争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