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当前位置:

首页 参政议政 成果展示 查看内容

为特色小镇发展注入生命力 ———民革北京市委“推动北京市特色小镇建设与发展”调研 ...

2017-3-20 10: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19| 评论: 0|原作者: 汪俞佳|来自: 人民政协报

摘要: 浙江乌镇、西湖云栖小镇、天津崔黄口镇……“特色小镇”,在经历了去年夏天之后,突然成为热搜词汇。2016年7月1日,住建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联合下发《关于开展特色小城镇培育工作的通知》,要求到2020年培育1000 ...

浙江乌镇、西湖云栖小镇、天津崔黄口镇……

“特色小镇”,在经历了去年夏天之后,突然成为热搜词汇。

2016年7月1日,住建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联合下发《关于开展特色小城镇培育工作的通知》,要求到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现代制造、教育科技、传统文化、美丽宜居等特色小镇。同年10月,住建部公布了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共有127个小镇列入该名单。其中,北京有3个,分别是房山区长沟镇、昌平区小汤山镇和密云区古北口镇。而浙江最多,有8个。

为什么浙江的特色小镇最多而且全国有名?它的模式对北京的特色小镇建设有哪些借鉴意义?北京特色小镇的建设发展还存在哪些问题?带着一系列问题,民革北京市委开启了寻求答案之旅。

▲特色小镇不仅是“颜值担当”

2016年10月24日至27日,民革北京市委成立了主委调研组,先后赴北京市农村工作委员会、房山区长沟镇的北京基金小镇、杭州市玉皇山南基金小镇、西湖云栖小镇等地开展调研。4天时间里,调研组通过听取汇报、走访现场、与企业负责人交流、内部讨论等形式,边看边听边研讨。

“我们对北京特色小镇的建设现状做了进一步了解,对其背后的发展意义也有了更深更全面的认识,不虚此行,收获很大。”民革北京市委副主委褚玉梅道出了调研组成员的共同感受。

据了解,北京郊区小城镇1995年开始进行规划建设试点。2001年2月确定了37个镇为郊区小城镇。2009年,北京对郊区小城镇布局进行了调整,研究确定了42个重点小城镇作为下一步本市郊区小城镇建设发展的重点。事实上,目前北京共有182个小城镇,而进入中国特色小镇名单的仅有3个,说明未来特色小镇的发展空间还很大,要做的工作还很多。

北京作为一个超级大城市,正在积极推进新型城镇化,而特色小城镇的建设不仅是加快新型城镇化的有效路径,同时也是搭建城乡发展一体化平台的有效举措、破解城乡二元结构的重要抓手。“可以预见,作为城市发展中的新角色,特色小镇将在未来北京经济社会发展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是来自民革北京市委的分析。

不仅如此,过去近3年,北京坚持把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作为落实首都城市战略定位、解决“大城市病”、优化提升首都核心功能的先导和突破口。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北京特色小镇建设是建立在全市乡镇发展情况进行综合分析的基础上,按照京津冀协同发展要求,结合天津、河北相邻县市、乡镇的发展和定位,根据北京乡镇发展定位,从中选取部分镇作为重点发展的小城镇。

在北京市西南方向的房山区基金小镇,调研组虽然看到的是自然风景秀丽的泉水之乡,但实际那里正逐渐向商业化转变,吸引包括创业投资基金、股权投资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对冲基金等各类基金及相关产业链服务机构入驻。基金小镇有关负责人告诉调研组,2016年小镇实际注册的基金机构已有100多家,管理资产规模超过2000亿元。到2020年,小镇建成后预计引进培育具有较大规模的基金机构超过500家,管理资产规模超过1万亿元。

“这个基金小镇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是北京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点项目,负责承接城区金融核心产业外溢。”调研组在参观中表示。

在民革北京市委看来,特色小镇不仅是“颜值担当”,它的建设和发展对疏解北京城区人口、缓解交通拥堵、加快新农村建设和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都能起到积极的作用,这也坚定了民革北京市委为特色小镇发展鼓与呼的决心。

▲特色乃立命之本

特色小镇的特质在于“特色”,魅力在于“特色”,其生命力更在于“特色”。

一路走来,调研组感受最深的是,浙江的一些特色小镇已经走出了自己的“特色”之路。

“几年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布局,筑巢引凤,根据地域特征和产业优势打造生态、旅游、文化、健康等特色小镇,小镇与小镇间特色鲜明,又融合互补。”浙江的成功经验给调研组很好的启发。

“北京当前缺乏的,正是鲜明的特色。”民革北京市委在调研中发现,在北京,产业趋同使多数小镇定位缺乏基于当地文化、资源优势的特色产业。以旅游纪念品为例,各区县小镇没有充分发掘、开发出独有的,带有显著地理性标志,能够体现当地风土人情的纪念品,而是千篇一律的把工厂流水线产品当作地方特产来卖。

特色小镇,必须要有“特色担当”。民革北京市委认为,北京作为千年古都,我国的政治、文化、国际交往、科技创新中心,在建设和发展特色小镇时,应依托北京优势,精准定位、整合优势资源,打造符合北京功能定位的特色小镇。

因此,民革北京市委建议,为避免各乡镇和企业一哄而上,造成小镇雷同化和恶性竞争,在特色小镇建设中应加强政府指导和审批,明确特色小镇的主导产业,即便是主攻同一产业,也要差异定位、细分领域,强化特色小镇建设的独特性,实现错位发展、特色发展。

“浙江所有特色小镇都按照3A级景区打造,其中旅游产业特色小镇还要按5A级景区标准建设。”民革北京市委进一步建议,“小镇要有小镇的味道特色。小镇建设在突出产业特色的同时,要加强生态优势建设。可以根据地形地貌,结合产业发展特点,做好整体规划和形象设计,保护好自然生态环境,确定小镇风格,展现小镇的独特味道,原则上应避免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

▲重规划增动力添活力

查阅资料发现,自2014年4月起,浙江省政府率先出台了《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随后广东、江苏、河北、贵州、福建等地方政府也相继出台推进特色小镇发展的相关指导意见,特色小镇开始广泛进入各级政府的视野。

民革北京市委也注意到,近年来,北京也相继出台了一系列鼓励和支持小城镇发展的政策意见,如《关于加强土地管理推进小城镇建设的意见》《北京市重点镇监测调查和评价实施办法(试行)》等。但截至目前,仍然没有一部涉及全市特色小镇发展的宏观指导意见。

产业要聚集,规划建设就得跟上。民革北京市委建议,充分借鉴浙江、广州、天津等省市特色小镇建设的系列规划和方案精神,将市农委、住建委、发展改革委、财政局等部门共同作为北京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组织部门,并成立领导小组和联席会议全面做好北京特色小镇的组织培育工作,尽快研究、制订、发布北京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统一规划和指导意见,为北京特色小镇的建设和发展画下蓝图。

当前,特色小镇日益成为政府和市场关系、市场优势与政府职能相交融的一个新的探索方向。民革北京市委在调研中发现,北京特色小镇在发展中,存在市场配置作用不足,政府推进式发展的现象。

“回顾国际知名小镇,包括浙江和国内一些较为成功的特色小镇,都是依托某个产业,在市场力量的主导下,逐步自发形成的,政府只起到了推手作用,而并非主导者。”民革北京市委认为,特色小镇建设应坚持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充分发挥基础设施的引导作用,加大对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支持力度,并着力创新公共设施建设管护的市场化机制。

特色小镇有没有持续发展能力,创新是关键,人才是支撑。“创新创业人才带来的技术、项目、甚至一个创意都可能发展成为大的产品和企业。”民革北京市委提出,搭建创新创业平台的专业组织,在特色小镇建设和推广过程中,注重搭建内、外部开放性平台,让相同、相关产业的人才经常交流、互动、合作,不断壮大、完善创新生态和产业生态。“现在信息技术发展迅速,特色小镇也应该借助互联网增加它们的竞争力和吸引力,促进其产品、旅游和其它消费。”

返回顶部